做到这三点,你的选择困难症就有救了

做到这三点,你的选择困难症就有救了
咱们每天的日子面临着许多的挑选,大到选作业、选伴侣,小到午饭要吃什么、衣服要买哪件。按理说,有挑选总比没挑选好。但是,对有挑选困难症的人来说,挑选多了却不是什么功德。挑选越多,他们越纠结,大事小事都很难做决议。为什么会呈现挑选困难症?挑选困难时,又该怎么战胜呢?  心里抵触和厌烦“失掉”是主因  最常见的挑选困难莫过于:今日吃什么。大多数人都为这个问题忧愁。之所以为“吃什么”而纠结,是因为人的心里有抵触。比如这样:想吃米饭又想吃面条,但是只能二选一,很难挑选;还有这样的:这也不想吃那也不想吃,导致无法做决议。心里有抵触,是人们挑选困难的重要原因。  心里抵触,指的是人心里有多种欲求,但这些欲求又是彼此敌对、无法一起满足的。依照美国心思学家勒温文米勒的分类,心里抵触有4种类型:一是双驱抵触。两个都想要,却只能二选一,可谓鱼和熊掌不行兼得。二是双避抵触。两个都不想要,却有必要二选一。三是趋避抵触。危险与收益并存,比如面临一个高薪但高强度的作业,你既想要高薪,又忧虑常年加班身体吃不消,这让你很难做决议。四是两层趋避抵触。两种挑选都有利有弊,比如作业A安稳、悠闲、薪酬少,作业B不安稳、压力大、薪酬高,你不知该选哪个。  当心里有抵触,做挑选就没那么简单了。看似有好几个选项,但是每个选项都不是最优解。不论选哪个,都不能满足悉数需求,总是差那么点意思。所以,有的人因“两个都想要”而纠结;有的人因“有必要舍一个”而不甘;有的人,则呈现“选哪个都不满足”的丢失……心里抵触,让种种负面心情羁绊在一起,导致人们挑选越多越苦楚。  在心里抵触导致的负面心情中,有一个心情,对挑选的影响很大。这个心情,就是对失掉的“厌烦”,人道是厌烦“失掉”的。  美国心思学家、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·卡尼曼,规划了一个试验,成果发现:丢失100美元的苦楚远大于得到150美元的高兴;要想补偿失掉100美元的苦楚,你需求收益200美元。这种心思学效应叫“丢失厌烦”,它指的是平等数量下,收成带来的高兴,并不能抵消丢失带来的苦楚;若要抵消“失掉”的苦楚,需求2倍重量的“得到”才行。  那么,丢失厌烦是怎么影响挑选的呢?任何挑选都是取舍,选了这个必定要抛弃另个,所谓有得有失。但是假如“得”的高兴,不能抵消“失”的苦楚,哪怕做了挑选心里也不爽快。比如,有些人纠结要不要转行。转行意味着抛弃之前的专业堆集,要承受淹没本钱,而新的职业虽然有更大空间但也充满了不知道。收成能否抵消失掉?转行是否正确的挑选?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。理解了丢失厌烦,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挑选会带来苦楚了。  脱节挑选困难从这三点下手  首要,当需求有抵触时,较好的处理方案是:了解中心需求,处理主要矛盾,今后有条件再满足其他需求。打个比如,大学毕业是挑选作业仍是考研,这就要问自己:作业和考研别离能满足什么需求?当下哪个需求更火急?我只能二选一吗,仍是能够分步完成?把心里抵触整理清楚,也就迈出了挑选的第一步。  其次,有些人做挑选很困难,有些人却很简单,其原因在于有挑选困难症的人们,归于评价型决议计划者,他们会花许多时刻用来评价和忧虑各种可能性,企图找到最优解。而受制于实际条件,往往没有最优解,许多纠结其实是做无用功。  相较而言,举动型决议计划者更简单做挑选,新加坡南洋科技大学和科伦比亚大学的研讨人员经过研讨发现,“举动型决议计划者做决议计划时并不会感受到太大的苦楚,反而期望快速做出决议并去履行它”。  假如你归于评价型决议计划者,与其苦苦找到100分最优解才做决议,不如像举动型决议计划者学习,少一些考虑多一些举动,有70分的满足解就决断决议计划。  此外,不论选什么,买定离手很重要。有些人做挑选很困难,是出于惧怕丢失、惧怕不知道。他们重复忧虑:如果我选错了怎么办?但是,不论选什么,都会有得有失,谁也无法奉告你哪个是正确答案。因而,与其患得患失,不如买定离手。当你能够为自己的挑选担任,做好承当价值、承受任何成果的预备,挑选便没那么难。(国家二级心思咨询师杨剑兰)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